提前排出55颗毒品海洛因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20-01-17 17:41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缉毒大案纪实:排出55颗毒品后,他被命令洗干净后再次吞到肚子里

 

 

  随着新一班航班的到来,原本空寂清冷的甘肃省兰州市中川国际机场瞬间热闹起来。朱东穿着黑色的夹克上衣,背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张强穿着绿色的上衣,戴着口罩,也背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神态轻松自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过闸口,准备顺着出口离开。4名警察走上前,分别拦截住朱东和张强。

 

缉毒大案纪实:排出55颗毒品后,他被命令洗干净后再次吞到肚子里

 

提前排出55颗毒品海洛因

 

  朱东是河南南阳人,原本在南京一家企业打工,因为赌博欠下巨额债务,频频被债主追债。为了偿还债务,他在手机上加了一些QQ群找兼职。他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叫“豹哥”的人。在“豹哥”的拉拢利诱之下,偷渡出国,去往缅甸充当往国内携毒的“骡子”(运毒的人)。

 

  朱东先是于2017年5月13日乘坐高铁到达昆明,之后又按照“豹哥”手下马仔的指示,于当晚8时乘坐大巴到达云南瑞丽,再转乘出租车到达云南德宏自治州陇川县医院门口,和一个马仔接头。之后,朱东于当晚9时30分转乘摩托车到达缅甸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在小镇上,朱东第一次见到了本案的另外一个嫌疑人,也就是负责押运朱东人体携毒的张强。

 

  和朱东顺利接头之后,张强给朱东安排好住处,二人暂住酒店等待指令。2017年5月15日凌晨4点,在医院门口接应朱东的马仔再次出现,他给张强送来两包毒品海洛因,大概130多颗。张强分给朱东60颗,让他吞到肚子里。

 

  由于是第一次吞食毒品,朱东非常不适应,强行吞下毒品之后不久,他的身体出现了排异反应,肚子胀痛难忍,在宾馆的卫生间里,朱东提前排出了两颗毒品。看到朱东提前排出毒品,张强逼迫朱东再次将这两颗毒品吞到肚子里。

 

  当天下午4时,“豹哥”派来的另外一个马仔给朱东和房间隔壁另外一个吞毒的“骡子”每人500块钱,然后由张强安排他俩乘坐面包车到达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首府芒市北客运站,准备辗转回国。

 

  此时,朱东的身体再度不适,出现剧烈腹痛,难以出行。在请示老板“豹哥”之后,他要求朱东立刻回缅甸,但这时,朱东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他再返回缅甸了。无奈之下,张强只得先带另外一个“骡子”去昆明。当晚,腹痛难忍的朱东再次在芒市一酒店内提前排出55颗毒品海洛因。

 

  5月16日凌晨8时,接到张强指令之后,朱东再次将自己先前排出来的55颗毒品洗干净吞到肚子里。处理好毒品之后,朱东乘车前往昆明,于5月17日凌晨在某酒店和张强会合。

 

  两个人再次会合之后,张强给朱东和他自己订了去往兰州中川国际机场的航班。然后张强去商场给朱东和自己买了新衣服和双肩背包,这些都是道具,是为了显得更像是旅客以干扰警察的视线。随后两个人在宾馆休息了4个小时,22时30分,航班到达兰州中川国际机场。

 

  登机之前,张强反复交代朱东,一定要镇静、放松,特别是进出机场时,见到机场工作人员和执勤警察时,一定不要表现出异常来,越自然越好。如果被抓获,一定不要轻易交代,不能承认运毒的事,也不要承认两个人互相认识。

 

  朱东、张强机关算尽也没有料到,警察早就在机场出口等待他们多时了,踏上飞往兰州中川国际机场的那一刻,他俩就已经踏上一条不归之路。

 

缉毒大案纪实:排出55颗毒品后,他被命令洗干净后再次吞到肚子里

 

单次运送的毒品重量超过了200克

 

  事实上,早在抓捕朱东和张强之前,民航甘肃机场公安局缉毒警察就掌握了两人利用人体携毒来兰州的情报。2017年5月17日当天晚上,民航甘肃机场公安局局长陈贵生亲自坐镇指挥,民航甘肃机场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张育升带领抓捕小组警察,全程严密监视目标对象,安排警力在中川国际机场布下天罗地网。

 

  在朱东和张强落网的第3天,即2017年5月19日,机场公安局就成立“5·17”人体藏毒运输毒品案专案组,对该案进行立案侦查。

 

  表面看来,“5·17”案是一起很普通的案件,嫌疑人朱东、张强携带的毒品量也并不大,但专案警察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细节:这批毒品的纯度非常高,在甘肃地区比较少见。警方推测,这些毒品应该直接来自毒源地,兰州可能存在一条直通缅甸的贩毒通道。

 

  朱东交代,他在缅甸并没有见到上线,也就是该贩毒团伙的头目“豹哥”,“豹哥”一直隐藏在暗处,只见到他的几个马仔。为了规避风险,逃避警方打击,“豹哥”不会轻易现身。“豹哥”允诺朱东,每带一次毒品给他3万块钱报酬。张强是负责押运的“镖师”,朱东所有的行程都是张强安排的,所有的花费也都是张强垫付的。

 

  据张强交代,之前自己并不认识朱东,一切都是按照“豹哥”吩咐做的。他也没有见过“豹哥”,他只负责接人,押毒品和“骡子”,完成一单押送任务赚3000元钱,他跑过西安、上海、成都几个地方。朱东这单买卖,“豹哥”说事成后给他5000元报酬。张强除了负责押送“骡子”,也负责在网络上招募人选。他们选中的大多是类似朱东这样文化水平较低、无正当职业、法律意识淡薄、经济困难、社会关系比较单一、没有吸毒前科的“边缘人”。

 

  警方决定加大审讯和侦查力度,借朱东和张强这条线索,顺藤摸瓜,一举摧毁这个贩毒团伙。经警察前期的缜密侦查,一个在国内招募“骡子”偷渡出境,在境外吞服毒品再运输入境的跨境贩运毒品团伙浮出水面。警方侦查发现,该贩毒团伙成员超过60人,每月从缅甸大量购进毒品海洛因,通过人体携毒的形式,进行层层分销,他们的活动踪迹遍布了国内多个地区,成都、重庆、西安等地的毒品有一部分就来源于该团伙。

 

  张育升介绍,该贩毒团伙分工明确,有人专门负责网上招募“骡子”,有人专门负责偷渡,还有人专门负责培训如何吞毒。该团伙对运毒的“骡子”要求很高:不能有疾病,不能有前科,甚至不能有文身,尽一切可能避开警方的视线。

 

缉毒大案纪实:排出55颗毒品后,他被命令洗干净后再次吞到肚子里

 

跨省联动摧毁特大贩毒团伙

 

  民航甘肃机场公安局联合云南、广东、贵州、四川、河南等多省份的民航铁路地方公安机关,成功打击运输毒品人员63人,缴获毒品海洛因35.267公斤,彻底摧毁了这个长期盘踞在境外的贩毒团伙,这也是甘肃省公安机关2018年破获的单案缴毒数量最多的一起毒品案件。

 

  据办案民警介绍,从事贩毒的毒贩凶狠异常,往往都持有武器,被抓住之后轻易不会放弃抵抗,每一次抓捕行动,对专案组警察来说,都是生与死的考验。

 

  在警察行动抓捕涉毒团伙的同时,2018年1月26日,朱东和张强被甘肃省兰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讼,3月9日兰州市中级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兰州市检察院派代理检察员宋潇滢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朱东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张强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据宋潇滢介绍,针对本案系从境外人体携毒至兰州、存在是否认定胁从犯与受他人指使等争议点,承办检察官在庭前认真查阅案卷材料,多次召集合议庭成员研究案情,对事实认定、案件定性及量刑等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结合认罪认罚从宽案件的特点,对庭审提纲进行多次修改,做到法庭调查、法庭辩论详略得当、重点突出,力求在充分保障被告人及辩护人诉讼权利的同时,充分体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旨在实现繁简分流、节约司法资源的诉讼价值。

 

  最终,法院经审理认为,朱东无视国法,采取体内藏毒的手段大量运输毒品海洛因,张强明知朱东携带的是毒品还为其提供费用,安排协助朱东共同实施运输毒品的犯罪行为,二被告人构成运输毒品罪的共犯,在共同犯罪中,两人的作用地位相当,故不予区分主从犯。

 

  鉴于朱东在侦查及开庭期间对其所犯事实均供认不讳,认罪态度较好,可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第347条第2款第1项、第25条、第59条、第61条、第64条之规定,判处被告人朱东犯运输毒品罪,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万元;被告人张强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万元。

 

  接受采访时,张育升告诉记者,这次朱东真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体内携毒的最大风险就是毒品容器破裂,这会导致毒品被胃肠道及身体其他器官迅速吸收而引起急性中毒,病患会有昏迷休克、血压降低、呼吸衰竭等症状。毒品物质进入血液之后,在相当短的时间内人就会休克死亡。

 

  另外,将毒胶囊吞下以后,由于胃中长时间存留不能被消化的物体,胃酸将会加速分泌,提升了毒品包装物的腐蚀速度,导致携毒者中毒而死。朱东携毒过程中,几次出现剧烈的腹痛,并且两次提前排出体内毒品,非常危险,如果不是警察及时查获,他很可能会因为体内毒品破裂中毒而死。

 

  令人恐惧的是,在他两次提前排出毒品后,张强都强迫他再次吞下毒品,毒贩趋利之心狠毒,完全不顾他的生命安全。现实中,曾经发生过携毒者途中毒发身亡,押送的毒贩分尸取毒的惨剧。(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